隨時隨地享受 Giloo 現在就體驗 Giloo App !
下載/開啟 App

2018.11.30

波昂刺刺
reading-list reading-prev reading-next

《愉虐祕境》:踰越規範的性快感

性愛往往乏味,多數人終其一生複製著常態性交模式。當中最無趣的,莫過於異性戀常態下為了繁衍後代的男女陰道交。其實性應當是複雜有趣的,而性愉虐創造了種種可能;藉著開發皮膚表裡層的快感區域,愉虐性愛擺脫以生殖基礎為前提的乏味性交公式。

成人遊樂場

憑藉內斂靜謐的攝影鏡頭,Paola Calvo執導的《愉虐秘境》帶領觀眾一窺「Schwelle 7」——由編舞家Felix Ruckert創辦的身體展演空間。這是由精神延伸至性愛,與探索身體、暴力實踐的場域。電影中,參與者們與Ruckert暢談哲思理念與情慾想像,並實踐身體從冥想到性狂歡的歷程。位於德國柏林的「Schwelle 7」究竟是什麼?以文字來描述顯得抽象。簡單地說,它是成人的遊樂場,參與者通過性與角色扮演獲得樂趣,經由痛楚與傷害去兌換前所未有的愉悅。

劇中受訪者曾形容「Schwelle 7」宛如魔法,召喚出隔絕常態現實的親密空間。Ruckert結合藝術身體展演與存在主義思辨,讓人們拋棄道德桎梏,打破公共場所對於行為表達的框架限制。其中參與實踐的邊緣性慾,包含:繩縛、穿刺、著乳膠衣、滴蠟刀割、主奴調教、水蛭吸血等概括BDSM範疇的行為;更甚者,還有各種性器官探索:如撥弄陰唇介紹快感來源、手指插入肛門摸索前列腺、群交愛撫等。透過這些實驗,參與者踰越規範而產生快感。

聚焦情感傳遞的導演

委內瑞拉出生的Paola Calvo原是平面攝影師。她對於影像敘事懷抱強大熱忱,以致前往柏林的德國電影電視學院研習紀錄片製作。《愉虐秘境》是她首部執導長片。起初她從未踏入過類似情慾空間,直至朋友強烈建議下造訪Xplore柏林慾望藝術節。她在一個「Schwelle 7」的工作坊體驗裸身爬行膝蓋活動中,體驗到未曾享受的愉悅與尊重。過往偏見在那時候消弭,她遂決定以此為題拍攝。

電影在拍攝初期曾遭遇困難,攝影團隊因人數成為障礙。導演最後決定獨自手持攝影機,像小貓般三不五時自己跑去劇場,時程長達兩年。依據主題可想見拍攝者許多人對曝光有所顧忌,導演說:「我們的社會提供生活身份多重的可能性。但有些人希望將興趣嚴格保密。」她不願拍攝遮掩隱匿的紀錄片,經過協商討論,影片聚焦在性工作者Mara與創辦者Felix,呈現他們暢所欲言並清楚己身作為的狀態。

儘管導演對描繪性慾感興趣,但她從未製作過色情電影。她認為色情電影激勵人們探索性慾;不過,她不定義《愉虐秘境》為色情影像( pornographic),因電影傳遞出情感,而性吸引力恰巧包含其中。就此論述可知悉,電影並非獵奇捕捉,而是圍繞在人物態度:未知領域的開放態度。

正常思辨與「公共-性」

電影中有段挑釁的二元對照:牙醫與BDSM。日常生活中,牙醫診療過程中的痛楚往往被認定為醫病所需的「正常」;反觀BDSM在普羅大眾眼裡卻是道德淪喪的獨特性癖。情慾不該是符合主流意識型態的異性戀生殖想像,個體情慾理所當然都是平等權威,抵抗社會定義對差異的泯滅。鑽牙與穿戴式陽具幹肛門同為正常,沒有人該為「爽」感到羞恥。或者該說,羞恥是「爽」的情慾調劑,不該淪為道德評判。

在記錄的敘事外,電影有一點很有趣:即攝影機的存在。作為觀眾直視影像,我們往往忽略攝影機作為眼球。當這顆眼球放置銀幕時,私領域躍升成為公領域。在《愉虐秘境》中,攝影機與參與者保持親密連結,銀幕將觀眾拉入(可能不舒服)的位置,以視覺體驗身體近距離接觸(即性帶來的)愉悅和痛苦。誠如導演受訪提及:「攝影機提供反思映照,讓被攝者意識到發生何事。」我不禁猜想,拍片這個舉動,是否也是將「Schwelle 7」轉化成「公共-性」(public sex)?

近代資本主義社會中,家庭成為基本生產單位,社會建構將「性」規範在自家臥房(私領域)。「公共-性」在公眾眼球底下通常是負面輿論評價,譬如說臺灣曾發生的「農安趴」、「台鐵性愛趴」。儘管《愉虐秘境》的性實踐(包含觀眾)多數超過三人,符合公共空間定義,但它始終限制在「Schwelle 7」的閉鎖空間。攝影機打破邊界,讓性變得公開,被攝者明白己身性行為透過電影被看見,羞恥蕩然不僅存在當下更袒露於銀幕。觀影過程裡,觀眾彷彿成為「公共-性」的共同實踐者,與被攝者們抵抗與臣服公共場所中賦予的公權力。於是,愉虐不只存在祕境,透過觀看,打破規訓約束,擴及己身,你與我也參與了這場愉虐實驗。

台中人。念性別研究的厭世者,總是覺得人生好難。粉絲團:Das Kino波電影。

LGBTQIAPK

身體

次文化